< >
麻豆域名:
镜子的反面27 感动和爱是两码事-都市激情



                         版主评語: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2/10 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否
字数:6589

             27感动和爱是两码事

  瑞秋一回到雷克龙在三藩市的豪宅就把俊斌和朱莉亚的做爱视频传上网。那不雅视频很快就好像病毒一样在网上流传,被各地网友转载再转载,在最短时间内被无数人观赏过了。

  各地媒体立刻就认出视频里的女主角就是雷克龙颜射门的那个无邪女孩。一夜之间,朱莉亚的形象毁于一旦。每个人都从视频里看见她是如何淫荡地勾引那男人,做爱时还豪放地主动出击,简直是她屌那男人而不是那男人屌她。

  在这之前都在谴责雷克龙的媒体马上调转枪头,都认为朱莉亚是个淫荡的女孩,她之前指责雷克龙的一番说辞可能有点不真不实。虽然一切还是要等法庭判决,但最少媒体已经不再向雷克龙穷追猛打了。

  雷克龙对这效果十分满意。他知道无法在很短时间内完全改变公众对自己的看法,但现在起码已经不再是一面倒的状况了。自己还是会面对强奸未成年少女的控诉,可是在朱莉亚的纯真面具被撕下来后,自己已经有了在法庭上辩护的本钱了。

  远在上海的唐杰峰也接到妮琪的通知。他蛮冷静地安慰妮琪。「这件事肯定是Ray 安排的。其实这也在意料之中。他不可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他肯定会做出些事情来扭转乾坤。要不然他就不是雷克龙了。」

  妮琪有点懊恼,「这样一来,他很有可能就可以打赢这场官司了!」

  唐杰峰微笑着说,「我预计他应该会倒过来指控朱莉亚,说她勒索失败,就布个局陷害他。还会让他的律师特别以朱莉亚原本就是个浪荡女子为理由在法庭上攻击她。为了自保,他一定会不择手段。」

  妮琪开始担心了。「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把需要付给朱莉亚的钱加倍给她,弥补一下她的损失和伤害。本来这就只是对付Ray 的第一击而已。我从没奢望他会那么轻易就被打倒。」

  妮琪失声说,「还要给她钱?我已经警告过她,叫她待在家里直到官司结束,可是她就是不听话!」

  唐杰峰平静地说,「要发生的总归还是会发生。相信我,就算朱莉亚昨天晚上待在家里,Ray 也会想出一些别的毒计。我们做人做事都要厚道,钱多给点她,
免得她做出些极端的事情。」

  听到这里,妮琪总算了解唐杰峰的思路了。「Jack,我明白了,会照着你意思安排。那……我们下一步要……?」

  唐杰峰的指示十分简单。「我继续做我的颓废痴情男,你继续做节拍三藩市的秘书。第一步棋已经下了,我们不要露出任何蛛丝马迹让Ray 怀疑我们。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必需要继续留在暗处。现在先让Ray 把精力都用在这官司和应付其他既得利益者。」

  妮琪开口确认一下,「就是暂时什么都不做,对吗?」

  唐杰峰回答,「正确。我们出招必须要有节奏。暂时我们好像平时一样地过日子就可以了。」

  雷克龙此时正和律师开会,商讨如何为他辩护。他这次请的是一个女律师,是个大约二十八九的金发女郎,名叫黛丝。汤姆森。伊人一头帅气短金发,身材之苗条不输于专业模特儿。她身穿行政套装,一件白衬衫加上女性西装,一副女强人的范儿。

  雷克龙是蓄意找个女律师来为自己辩护。他的想法是黛丝身为女性,也认同自己是清白的,那在法庭上自己能够获得陪审团认同的机会也会提高了。

  黛丝蓄意没扣上衬衫第一个纽扣,雷克龙看着黛丝露在衬衫外的白嫩脖子和酥胸,有点困难地吞了口水。只是他刚刚才搞出个桃色官司,而且瑞秋就在身边,他也不敢造次,只能摆出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听着黛丝向他分析案情。

  「Ray ,自从朱莉亚的不雅视频曝光之后,对你这案情真的是帮助不少。但最主要的关键还是当时的情况。因为你给警方的口供是说你对当时发生过的事情一点记忆也没有了。所以,根本无法证明你有没有做过那些事。」

  听到这里,雷克龙不禁叹了口气。「当时情况确实是那样。」

  黛丝微笑着继续说下去。「要打赢这官司,我们有几个选择。」

  雷克龙听见有希望,立刻精神一振。「那太好了!」

  黛丝笑了一下,「进行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第一,当然就是朱莉亚自动取消对你的一切控告。换句话说,庭外和解。」

  雷克龙摇摇头,『这我也想。给她一笔钱我也没问题。只是自从案发后,法庭就发出来禁止令,不容许我出现在她身边。我根本无法找她谈。「

  黛丝详细说下去,「此一时彼一时。朱莉亚现在声名狼藉了。这场官司打下去,她不一定准赢。我会联系她的代表律师。」

  雷克龙点点头。「好的。只要能撤销一切对我的控诉,钱不是问题。」
  黛丝接着说下去,「第二个方案就是向法庭说你是在药物影响下,做了些失去理智的事情。而这些药物是朱莉亚提供给你的,等于说是她故意害你做错事。」
  雷克龙听了连连点头。「这方案还行I是要如何证明呢?」

  黛丝微笑说,「让我先和对方律师沟通看看有没有可能庭外和解。若是不行,既然朱莉亚的不雅视频可以突然在这关键时刻出现,我相信也会有可能出现她嗑药的视频,对吗?或许三藩市警方也有可能在接到一些神秘人的密报后在她家里搜到一些迷幻药,对吗?」

  雷克龙晓得黛丝已经知道朱莉亚那视频是自己安排的,只好干笑几声,含糊过去。

  站在雷克龙背后的瑞秋插口说,「对的。若是那女孩真的有嗑药,警方一定可以搜得到的。」

  雷克龙意识到瑞秋会做出一些安排了,马上转头握握她的玉手,表示感激。瑞秋向他点点头,心里却叹了口气,心想不知道自己还要为这用情不专的人操多少心,干多少不可告人的事儿……

  瑞秋不知道的是雷克龙除了交代她做些不可告人的事情之外,他还安排了钩子正在做一些更加令人发指的犯法事情。

  雷克龙没有让瑞秋去对付伽荣有几个原因。

  第一,伽荣是认识瑞秋的,而且他们三人还一起疯狂地做过爱。有了这些关系,让她去绑架伽荣好像不大合适。

  第二,这事情存在一定的危险。瑞秋对于雷克龙还是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所以如非万不得已,他不想伊人去冒险。

  第三,他自己也知道这一次是一个没有底线的行动。瑞秋虽然对他千依百顺,但她还是有自己的底线的。上次让她去陷害伽欣,她已经是十分为难了。要是这回再勉强她,难保她不会反感。

  伽荣整夜没回,然后手机也没人接,他的下属们马上知道出问题了。他们到处都找不到伽荣就只好报警。警方很快就在香格里拉地下车库找到他的奔驰SLS跑车。

 ’方询问了酒店里的工作人员后,知道昨天晚上伽荣确实是来过香格里拉,还有人目睹他步入电梯。当警方要求酒店保安提供电梯里的监控摄像头里的视频时,酒店保安才发现那摄像头已经被破坏了为了这事,酒店的保安主管还引咎辞职了。

  一时之间,鼎鼎有名的李氏家族大少爷李伽荣失踪这事就闹得路人皆知了。几乎没有人发现和李伽荣一起失踪的还有一个爱丽丝。几乎没有,除了唐杰峰。
  过了不知多久,爱丽丝终于醒过来了。她四周一看,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陌生房里的床上。那房间被布置得十分浪漫,灯光都灭了,但四处都是蜡烛,把整个房间照得非常柔和。

  她逐渐恢复晕倒前的记忆 -自己是在电梯口被一个陌生男子打晕的。而那人当时正在劫持着伽荣……

  想到这里,她猛然一惊,伽荣现在在哪里呢?不会已经惨遭毒手了吧?她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心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狠,自己居然会关心这个间接害了父亲的人?太不可思议了!

  她感到身体有点冷,对头一看,原来自己是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此时她已经逐渐适应房里的亮度,可以看见躺在大床另一边的伽荣。伽荣也是全身赤裸,只是还没醒过来。

  「小妞,醒过来了呀?」爱丽丝耳边传来一把阴冷的声音。

  爱丽丝转头一看,那天在电梯里那貌不惊人的男子就站在床边。他也是全身赤裸,一身结实鼓起的肌肉,还有身体上的一道道疤痕使人望而生畏。他面貌虽然普通,和一个路人没有两样,可是他眼里射出的邪恶光芒,让爱丽丝不寒而栗。这人当然就是钩子。

  爱丽丝是个聪颖的女子,看见钩子居然以真面目出现在自己面前,看来自己能够活着离开此地的可能性很低了。她想要爬起来,可惜四肢无力,只能稍微动一动而已,根本无法逃跑。

  钩子阴森森地笑着爬上床,一手支撑着身体,另一手就老实不客气地伸到爱丽丝身上,从她大腿开始摸起,最后停留在她胸部。爱丽丝只感到一只冷冰冰的大手十分淫秽地摸着自己,全身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钩子一边摸,一边吃吃笑,一滴滴口水从他嘴里流出来,滴到爱丽丝双峰,使得她几乎呕吐出来。

  钩子突然用力一抓爱丽丝乳房,爱丽丝一痛之下,不由发出了娇喘。

  听了她叫声,钩子更加兴奋了,挂在他双腿间的巨物也跳动了一下。「叫吧,叫吧!老子最喜欢屌好像你这样的妹妹!最喜欢听你们的叫声!哈哈哈!待会当老子屌你的时候,你会喊得更加大声!」

  爱丽丝知道这一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坚强如她也快要崩溃了,泪水无法抗拒地从她眼里不停地流出来。钩子看见她的眼泪,他手上的力度马上加强了。「哭吧,哭吧!老子最喜欢屌爱哭的女孩了!哈哈哈!」

 ⊥在此时,躺在一边的伽荣发出了微弱的语音,「你放了我们……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看来他是刚刚苏醒,而且和爱丽丝一样,被下了麻醉药,无法反抗。

  钩子狂笑着转头向伽荣说,「你不要把老子看低了!老子可是有职业道德的!既然已经收了钱,就必须把任务完成。不论你给老子多少钱,老子也必须遵守之前的约定!不然的话老子还能混吗?」

  伽荣不放弃,继续尽量游说,「我…我可以给你足够的钱…从此不用在干这活儿了……你可以用这笔钱去享受人生……不需要再冒险,那不是挺好的吗?」
  钩子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安全套,往自己已经开始勃起的巨物上套。「听起来蛮吸引人。可惜……好像你这种人老子看的多了!小命在老子手上时,什么都答应。等到脱身了就翻脸不认人!」

  伽荣和爱丽丝两人异口同声一起回应他,「不会的!」

  钩子也不理睬他们,只是自说自话。「不如老子把老子计划说给你们听听,好不好?」两人都用恐惧的眼神看着他。

  钩子就是要这样的效果,两人惊悚的神色让他讲得更加起劲了。「一对年轻男女在一间密室里幽会,两人疯狂地做爱,做爱再做爱。当男人累极而沉睡时,女人突然从床底下拿出一把刀把男人刺杀!」听到这里,伽荣爱丽丝两人都睁大了眼睛。

  钩子故意停顿下来,吊吊两人胃口,同时色迷迷地看着爱丽丝双腿之间。爱丽丝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钩子的手指已经插入她裸露的小穴里。钩子是抽插得如此之快,以致爱丽丝忍不住发出一连串的叫声。

 〈见爱丽丝受苦,伽荣急了。「你……你放过她吧!想要折磨就折磨我吧!」
  听了伽荣这一番话,爱丽丝眼泪流的更加多了。

 ∩惜钩子对伽荣这话无动于衷。「老子不好男色,折磨你干嘛?」除了手指在横行霸道外,他也在尽情蹂躏爱丽丝双峰,把她乳房又抓又捏到变出无数形状。
  伽荣急中智生,「喂喂喂…你不是要和我们分享你的计划吗?怎么不讲下去啦?」

  钩子狂笑说,「老子知道你这小子是想拖延时间I是你们别梦想会有人来救你们!而且你们身上的麻醉药需要六个小时,效力才会消失。好吧,反正老子有的是时间,就先和你们说一说吧!」

  伽荣知道他暂时不会侵犯爱丽丝,虽然知道还在危险中,但最少还有点时间想想对策如何说服此人放了两人。

  钩子没再抽插爱丽丝了,只是他魔手还是在不停地玩弄爱丽丝双峰。「女人这样一刀下来,那男的自然就死翘翘啦I是……」看来钩子这人蛮有表演欲,把计划讲得声色俱全,决心要把伽荣两人全部注意力都吸引住。「那男的居然回光返照!他临死前不服气,居然把插在自己胸部的刀拔出来!然后一刀!一刀捅进女人的肚子。他插了一刀又一刀,直到血流成河,直到女孩双眼园瞪,气绝身亡!怎么样?我的计划够不够香艳血腥暴力?」

 〈来钩子是打算布置成伽荣爱丽丝两人做爱后自相残杀而死亡。

  伽荣拼命拍他马屁,「好!好计划I是你想想,若是你放过我们的话,我真的可以给你一笔你这辈子也花不完的钱,那不是更好吗?那时候你可以享受醇酒美人啊……」

  钩子瞪眼大笑,「劝你不要浪费口舌了!老子是不会改变主意的!」他说着说着,突然爬到爱丽丝面前,把已经勃起的巨物当着伽荣的面插入爱丽丝嘴里。
  爱丽丝在没有任何准备之下就被他插入,只能发出些唔唔声。钩子也不理爱丽丝死活,只是拼了命般地抽插着她嘴巴,还露出个十分享受的表情。爱丽丝心里恨极,好想一口咬断钩子大屌,可惜自己还是软弱无力,根本没有能力能够咬疼他。

  伽荣看见爱丽丝痛苦的神情,屈辱的泪水,真的是心如刀割。「你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吧?杀了我就算了,放了她吧!我可以给你我所有的钱加上我这条命,只要你放过她!」

  钩子稍微停顿一下,「你这小子说对了。确实是有人出重金聘请老子对付你。这小妞运气不好,刚好撞见老子办事,只能让她和你一起做个伴咯!老子不可能那么笨留下活口的,不好意思啦!哈哈哈!」说完后,他干脆双手抓住爱丽丝头部,然后继续尽情抽插她嘴巴。

  伽荣一时之间也没有主意了,只好不停地发问,希望能够引开钩子。「是谁聘请你?是不是雷克龙?我已说了,我可以给你我所有的钱。到时候你远走高飞,有谁能逮着你呢?」

  钩子头也不回地继续抽插着爱丽丝嘴巴,「老子不晓得什么雷克龙电克龙云克龙!老子从来不管是谁付钱,只要收了钱,老子就执行任务!这就是老子的职业道德,懂吗?」「

  伽荣又再改变策略,破口大骂钩子,「你这无耻之徒,就只懂得欺负女人!你他妈的是男人的话就和我来个一对一!杀手我也见的多了,真没见过好像你这样窝囊的!」

  钩子听了哈哈大笑,抽插的速度倒是一点也没慢下来。「激将法对老子是没效的!哈哈哈!」

  伽荣心知肚明,这次的主谋肯定就是雷克龙,心中恨极。「雷克龙,你最好祈祷我死在这里。只要我能够活着离开这里,我一定要你这混蛋付出惨痛代价!」
  钩子插了一会,开始想要正式屌爱丽丝的小穴了。他把大屌从爱丽丝嘴中抽出来,把它摆在爱丽丝双腿之间,准备开战了。

  伽荣心想若是爱丽丝当着自己的面被这人屌的话,就算能够活着离开也没有脸做人了。他在极度愤怒之下,体内忽然冒出一股劲,身躯居然能动了。他马上出尽全力一拳打在钩子太阳穴上。

  要是在正常情况下,三个伽荣也不是钩子对手。只是这次钩子发梦也没想到伽荣能够在身中麻醉药之下还能突然间攻击自己,一时措手不及被打个正着。钩子脑袋一阵晕眩就倒在床下。

  伽荣知道这是生死关头,趁自己还有点力量,赶紧乘胜追击,整个人从床上跳到钩子身上,把全身重量集中在手肘上,重重地击中钩子的头额。伽荣虽然不是什么搏击高手,但他经常健身锻炼,出手也算是挺重的。钩子一连受了两次重击,立刻晕了过去。

  伽荣拼了命把钩子打晕后大口大口地吸气。他其实还没从麻醉药中恢复过来,刚才只是眼看深爱的爱丽丝快要受强奸,一时间气往上冲才忽然有了力量。现在危机已过,他又再全身软绵绵了。他和钩子两人就这样躺在地板上,一个是晕了,另一人虽然是有意识但不能弹动,只能眼睁睁地躺着。

  躺在床上的爱丽丝无法看清楚两人的情况,心急之下,突然喊着小时候对伽荣的昵称,「伽荣哥哥,你怎么样啦?」

  伽荣一听见这多年前两人还是小孩时的昵称,真的是百感交集,很自然地也用回当年对爱丽丝的昵称。「小爱…我没事。你能不能动?」

  爱丽丝晓得伽荣没事,稍微放心了。「我不能动啊!」

  伽荣急切地说,「待会只要你一能动就马上走…去报警…」

  爱丽丝不同意。「要走一起走。」

  伽荣急了。「别傻了。你去报警就可以救我了呀!」

  爱丽丝说,「反正现在我们谁都无法动,到时再说吧。」

  两人沉默了一阵子。伽荣歇了一会,趁机向爱丽丝解释前事。「小爱,当年我真的不是存心害你爸爸…我只是想用撤资来引你回来,想不到……」

  爱丽丝听了他这话全身一震。

  伽荣继续说下去,「当时我收了你你拒婚的电话后,好伤心好伤心,所以一时失去理智,做错事了……小爱,我真的是很爱你很爱你……」

  爱丽丝柔声说,「伽荣哥哥,我知道你很爱我,可是……爱情是不能勉强的……其实我真的很怀念以前我们小的时候,你就像个哥哥一样护着我……」
  伽荣赶紧接下去,「我现在也会和以前一样护着你,哪怕你对我的不是爱也没关系……」

  爱丽丝真的被伽荣感动了,可是感动和爱还是两码事。

  两人互诉心声的同时,伽荣并没有放松对钩子的监视。他突然发现这魔星的手指头动了一动。他心中大惊,知道这是钩子快要醒过来的前兆。只要钩子一醒来,他肯定不会再冒险,一定会立刻下毒手把两人杀了。伽荣心急如焚,但却无法改变自己还是瘫软着的情况。

  聪明伶俐的爱丽丝忽然间没听见伽荣继续说话,心里有数了。「伽荣哥哥,是不是那坏人快要醒了?」

  伽荣原本不想爱丽丝担心,但既然她已猜到了,只好唔了一声。

  爱丽丝心想看来这次自己是自作孽不可活。若不是和雷克龙一起算计伽荣,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想到自己临死前无法再见唐杰峰一面,真的是遗憾。
  此时,更糟的事情发生了 -钩子居然慢慢的爬起来了。伽荣想和他拼命,可惜这次没有奇迹出现了,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发力。

  钩子双眼通红,凶光毕露。他走到房间另一边,从抽屉里取出一把钢刀,然后慢慢走到伽荣面前。他高高举起钢刀,「臭小子,老子要把你一刀两断!」
[ 本帖最后由 zhujuno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zhujuno 金币 +100 感谢原创分享把快乐带给大家!  
zhujuno 原创 +1 感谢原创分享把快乐带给大家!  
zhujuno 贡献 +1 感谢原创分享把快乐带给大家!  
<